9. 胎记变大了

 

  从贲庭到北满,这一赶就是七天,每天都在拔营和露营中度过。自祭月节后我和孔绍维便没再说过一句话,虽然我还是坐在他的马背上,还是被裹在他的披风里。
  第七天中午,我们终于在一大片荒漠中看到了一些不同的景色。远处开始能看见一些帐篷,稀稀落落的,再往后地貌也开始不同,出现了山石,以及久违了的绿色。
  看来我们是到了北朝边境了。因为是游牧民族,他们大多没有村名,只有族名。这最靠边界的是一个极小的部族,看到我们的到来都有些惶恐,就算不知道太子的身份,却也明白这阵势必有来头,再加上那只金翅紫鸢,更是引来他们阵阵私语,同样引起话题的还有我和小娟。
  金旗的女人驯马养马,个头都要比东宜的大,像我这种弱不经风的身子,一眼便能分辨出来,更不用我说这黑发黑眼了。在北朝有黑发或黑眼的人不多,两者皆有的更是少上加少,除了我身后的太子爷我也就没见别人有过了。
  我们没有在这里多逗留,补充了物资便继续北上。
  “少主——”于昊策马追上我们,与我们并排,“我们要先到附临吗?”
  孔绍维想了想,点头:“还有时间,就先去附临,再回上都吧。”
  这些日子我从小娟那儿知道了个大概,这上都就是北朝的首都,而附临则是邻城。金旗是游牧民族,一开始只是各部落各自为政,其中一个部落逐渐壮大,统治了其他人,便建立北朝称帝,这便是孔家。
  但为安定各个部族,皇帝赐了六座大城给了其中六大部落,部落族长赐封为王,由各自部落自行选出。他们有自己的管辖权,但立法立规不能抵触国法,也不得干涉其他部落,掌兵权之人则是两年一次从各部落首领中选出。以此方法,得到了长治久安的效果,也因此原先如同散沙的游牧民族日渐强大,和另外三国相持对立着。
  附临是六座城中之一,是孔姓部落的城池。
  等真正进入北满,我才发现并不只是东宜的人仇视金旗人,沿路遇到的北满人个个给我们投来鄙夷,厌恶,唾弃的眼光,连我都瞧的有些不适,更不用说小娟了,早缩在于昊身后瑟瑟发抖。
  这是国家民族间的仇恨,我无能为力,好在这种情况在我们进了附临后有所好转,毕竟我身后是他们都认得的太子爷,虽然他们不清楚为什么要带着我,但也不敢多言语什么。
  我们穿过街道,在人群中向着城中心而去,那里有一座很大的府邸,还没靠近就看到府中出来一大批官兵,直直站了两排,用洪亮的声音重复喊着“恭迎太子殿下”。
  这阵仗颇为撼人,我紧张地坐在马背上,有些无措。
  到了府门口,孔绍维抱我下马,带我向前,身后的于昊及其他人也都纷纷跟上。府门口站了一群男女老少,虽是简单的今旗装束,但披金戴玉,显得格外华贵些。我们还未走近,那群人便已经纷纷下跪,而那两排士兵也齐齐照做。
  “臣等恭迎太子。”带头的那个毕恭毕敬拜了拜,其他人也跟着一起拜。
  “叔叔不必多礼,快快请起。”孔绍维伸手扶那人起来。
  谢过恩后,那男人才携家眷起身。
  “太子这一程可安好?幸得赶在了皇上天寿前回来,可是把我们都急出一身冷汗呐。不知太子寻宝可顺利?”
  孔绍维笑答:“届时时叔叔便会知道了。”
  那男人又拱手拜了拜,说:“太子这声叔叔实在是折煞下官了,这小的时候随着喊改不过口倒也罢了,如果您贵为太子,可不能再这么喊了。”
  “不过一个称呼而已,何必太拘谨。倒是多日不见,这附临城是日渐繁荣了。”
  “只是下官的职责,太子过誉了。不过——”那男人看了看我,不知该如何开口,“这位是……”
  孔绍维笑了笑,反问:“叔叔可知道东朝的潘家?”
  “可是富甲一方的大商家?他们的布匹香料即便在我们这里也是相当有名的。”
  “这位便是潘家的三小姐。”
  被他这么介绍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搞得我多大牌似的。果然其他人都是面面相觑,怎么也料想不到东朝的富家千金会来到敌国。
  想了半天,那男人对我客气到:“既然是太子爷带来的客人,便是贵宾。在下孔名彦,潘小姐还请随太子殿下一起入府歇息。”
  “名彦叔叔是附临王。”孔绍维给我解释,我连忙恭敬地道声安。
  这时天空一声鸟鸣,接着就听到众人哗然,我知道是那金翅紫鸢跟来了。
  “叔叔可有合潘小姐用的护手?”孔绍维突然发问,那孔名彦还在震惊中,只能愣愣答了,然后命人去取。
  护腕一拿来孔绍维便给我套上。我以前电视里看过别人驯鹰,也就学着他们那样伸出手。那金翅紫鸢一见,收了翅膀就立刻俯冲了过来。我瞪着眼睛摒着气,看那鸟儿往我身上扑,吓得连动都不敢动。
  我本以为不就让只鹰站一下能有多大不了的,现在我可明白了,这扑下来的冲力该是多大!我整个就没法站稳,若不是孔绍维一把扶住了我身子,我怕是得被这鸢子撞出几米开外。不过它显然高兴得很,头一边往我脸上蹭,一边叫着。
  周围的人看得是目瞪口呆,全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有孔绍维一人摇头叹气。
  “你这身子骨,得好好给你养壮些,否则连这紫鸢都不敢靠近你了。”
  我一听连忙站直让出他的怀抱,把注意力放在鸢子身上不去搭理他。哎,能被一只神鹰喜爱到这般地步,我实在是太幸运了,心里自然是百般欢喜,不再害怕,伸手顺了顺它光滑的羽毛。它也不嫌弃,抖了抖,叫唤了声。
  “这……这可是传说中的金翅紫鸢?”孔名彦依然有些不敢相信。
  “正是这神鹰。”
  孔名彦一脸很想追问的样子,也知道问多了不合宜,最后只能对着我说:“潘小姐实乃贵人,贵人啊。”
  我只能姗姗赔笑,明白他们都想不通为何这神鹰是降服于我一个东宜人,而不是他们尊贵的太子爷。但这话若说开了自是折了太子爷的威严,只能硬生生吞回肚子里。
  想是他们不想再招更多瞩目,便忙着请我们都进到府里。
  “我想在叔叔这里住上一晚再回上都,不知可好?”孔绍维一边往里走一边问。
  太子爷要住那是何等的荣幸,哪有不好的道理,孔名彦立刻就命人去整理房间。我和小娟进了府便被带去一个小院,院里两间房。进了主屋后有人给我搬了架子来,紫鸢飞上去后便闭目养神。再等了会儿又来了人送来茶水点心,换洗衣物,以及热水。
  “姑娘请先沐浴更衣,稍作休息,等到了晚膳时便有人来通传。”
  人都走后我迫不及待同小娟洗去这一路风尘,可我才脱下衣裳,小娟竟在我身后惊呼了一声。
  “怎么了?”
  她指着我的背,有些不敢置信地说:“小姐,您这身后的胎记,怎就变深变大了?”
  胎记?我穿越至今都不知道我自己身上有这样的东西。本来生个胎记不足为奇,但对我来说却不同。我赶忙走到一旁的铜镜前侧身对着镜子瞧了瞧,果不其然,在我后腰处有一枚粉红色的蝶形胎记,那形状和颜色让我胸口一紧,心里咯噔一下。
  在我还是向妤婕的时候,身上的这个位置也是有胎记的,一模一样的胎记。难道这穿越还能带着胎记?
  “小姐看看是不是变大了?而且这形状更像只蝴蝶了。我记得就上次伺候您沐浴的时候也不过才一寸大小,颜色也暗些,可怎么进了这北朝这胎记就大了呢?”
  我不知道怎么答她,只能对着镜子轻触那枚胎记。
  “我从小跟着小姐,也是看着这胎记随着小姐的年龄渐长的,只是从没有过突然就变大许多的情况。”
  “许是水土不服的关系吧,没事的。”我只能这么安慰她,但自己心里却有些说不清的茫然。
  小娟没再多说便服侍我沐浴,其间说着潘闻蝶这个名字就是出自这胎记,而我也渐渐不去在意。
  只是个胎记而已。
  换好衣服后小娟给我倒了杯热茶,问:“小姐,您说太子要跟您讨金翅羽,那小姐是要拔下来给他吗?”自进了这府门,小娟似乎褪了那身恐惧,倒是满心好奇起来,瞅着那鸢子问我。
  我也愁着这事。这紫鸢除了我定是不给别人碰的,但我若硬生生从它身上拔毛下来,它还能认我这主人吗?
  “再说吧,反正也不急于现在。”我看了看桌上的点心,没什么胃口。环视一圈屋子,实在找不出可以打发时间的玩意儿,可现在才过中午,离吃晚饭还远得去了。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