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熟悉的面孔

 

  “这……这么多……这……”李妈妈面带难色。
  “我也没想到这次我的作品能卖得那么顺利。以前你们那么照顾我,我能为你们做的一直都不多,唯有画画卖钱。你安心收下啦。”
  “哎,这年头像你这么好的女孩子真是不多了,我代院里的孩子们谢谢你了。”
  “没事啦。我帮你一起做饭吧?正好我买了点好吃的,可以加菜。”
  李妈妈收好钱便同我一起进了厨房,我能帮上忙的地方不多,也就洗菜准备碗筷。
  “小杨啊,你来这么久了,找到你要找的人了吗?”
  李妈妈随口一问,但我的心里却因此一紧。是啊,我到现在连一点跟城羽有关的信息都没找到。
  “还没。”我回答得很小声。
  “哎,人这一辈子啊,都会留下个些许遗憾。有时候你太执着去追求一件事情的时候,会发现你同时失去了更多,反而会留下更多的遗憾啊。”
  李妈妈是书香世家出来的大家闺秀,懂的道理很多很多,说的话也总是那么有深意。有时候我听明白了,但却不知道怎么做。就像找城羽的事情,我知道每个人都觉得应该放弃,我爸妈也不希望我和他们家有瓜葛,但我却不原意就这么放弃。有些事情可能到生命的最后一天都不会圆满,但就有像我这样的人,情愿以无数个遗憾去换取那么一点点可能。在我看来,如果我放弃尝试了,那将会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我不会快乐的。
  我不能说他们不懂我,只能说是我坚持过头。我十六年在岛上的生命里从来不明白坚持是什么,也不明白该怎么坚持才是正确的。如今的我只能乱冲乱撞,从经验中去活出自己的人生。
  在怀恩堂吃了午饭,又陪孩子们疯了一会儿后才哄他们去睡觉,而我没有直接回家里,反而在街上随便乱逛。
  我记得刚逃家的时候我也是常常这么漫无目的在街上转,总相信如果有缘份的话,我和城羽一定还会在某个地方不期而遇。但现在我已经明白,这种不期而遇不过是作家笔下一种展开剧情的方式,并不代表那会随随便便就发生在我身上。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我晃到了以前那条小吃街。这几年城市发展得快,以前那样的路边摊也都有了相应的规划,路边摊慢慢变成了小吃店。不过到了晚上,很多商铺还是会把桌椅搬到店门外,还是一样热闹。唯一的差别就是大白天走在这条小吃街,还是能闻到那些熟悉的烧烤香味。
  我知道我不可能在这种地方遇到城羽,他那样的家境不会允许他没事来这种地方,只有小时候的那份热情和叛逆才会让他带着我逃出家族的控制。
  都来了这里,我索性叫了出租车去那天我们看日出的海滩。早上的梦还依稀在我脑中环绕,循着记忆里的楼梯,我走到城羽停放摩托车的小仓库。仓库已经被改建过了,早就让给了别人。沿海滩踏着浪,不会很冷。记忆里的这里是没有色彩的,我不知道沙滩是不是这样的深灰色,也不知道那天的阳光是不是金色。直道现在,我还是不知道城羽染了什么颜色的头发,也不知道他爱穿什么颜色的衣服。
  我该怎么才能找到他?是不是只有努力让自己成为知名的画家,等我的照片终于能像老师那样那么大帧印在报纸上,他是不是还会认得我?
  所有的未知让我觉得恐惧,但又不愿就此作罢。
  牛仔裤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就震动起来,打乱了我的思绪。是白果。
  “雨澄姐,老师说要晚上一起吃饭,找裴大哥一起。他说要亲自下厨,让你早点回来。”
  “啊——”我这拉长的声调绝对不是瞧不起老师的手艺,而是实在难以相信老师原来也会有走进厨房做饭的一天。以前我是不知道啦,自他捡我回家之后我反正是没见他开过灶。我也不是什么厨艺高手,所以一直到小白果也被捡回来了我们才有像样的饭菜吃。
  罢也罢也,为免家里厨房爆炸,我还是早点回去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吧。我想老师八成是完成了这让他烦到头大的拍卖会,心情大好准备搞新鲜。
  说是说老师下厨,结果他从头到尾就负责煲了个从网上学来的橄榄响螺汤,那响螺还是让店家清理干净的,回家直接和橄榄还有瘦肉一起丢进锅里煮。至于其它的都是小白果在忙,当然免不了大声抱怨,说老师净知道买那些昂贵又难搞的食材回来,却又不知道怎么弄。
  倒是裴先生很出人意料地相当熟悉厨艺,有条有理帮着小白果做饭做菜,大家才得以在忙活了一整个下午之后吃上一桌子的美味海鲜。
  为了纪念老师第一次下厨,我们还特地开了瓶老师一直珍爱的红酒,知道我不会喝,他们挑的是一瓶酒精度低,甜甜带气的。
  我还真是不争气,连这种接近果汁的酒喝了都犯晕。看着他们大吃大喝,我却忍不住去回想那个和城羽逛小吃街的晚上。我喝醉了,胡言乱语高呼要和他做一辈子的朋友,而他的回应则是在我们身上留下了永久的记号。
  伸手按住自己的右肩头,那里的刺青没有因为时间而变浅,就像他在我心中的留下的痕迹,永远都那么深刻。他的样子就如雕刻一样在我脑海中存在,不管过多久,只要闭上眼睛就能看见。
  不知道是谁打开了电视机,新闻频道,报着一些我从来不怎么关心的财经新闻。
  “哇!裴大哥你真是妙算啊,幸好那时候我跟着你买进了程氏的股票,这下要涨了啊。”
  我知道裴先生很懂理财,对于股票投资也是颇有研究,而小白果也一直对投资很感兴趣,常常跟裴先生学习,也会听取他的建议买卖股票。
  我跟着扫了眼电视,正在报道程氏的相关新闻,说什么程家唯一的继承人近期宣布了婚期,新娘是政界高官的女儿。即便我再怎么不懂财经,也明白这样的政治婚姻可以给程家更辉煌稳固的前程,有政府的支持在商界可是至关重要的。
  “这程家倒是把那个继承人藏得够牢,从来就没听过他们家还有个儿子。”小白果一边看新闻一边夸裴先生,“裴大哥你真是消息灵通,连他们要跟那个大官结亲的事情都知道。”
  裴先生笑笑,耸耸肩说:“那个是他们家的私生子,这些年都在国外,这次学成归国主要就是为了联姻的事情。那小子我见过一次,不能小觑,程家交到他手上想必前途不可限量。”
  他们的谈话引不起我的兴趣,新闻本身也乏味得很,但我的眼睛却怎么也离不开电视荧幕。因为那上面出现了我熟悉的面孔,那张我在一分钟前还在回忆的面孔。
  程家的继承人——程羽,新闻上是这么报道他的。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