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自作孽

 

  金程武把伊馨送回家之后,就赶回酒吧,听说苏紫言已经回去那里了。没工夫和客人还有其他员工打招呼,直接走进办公室。
  苏紫言独自坐在沙发上抽泣。
  “紫言……”
  金程武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她喜欢东方彧是人尽皆知的,而且她也不是不知道她只是那万万女人中的一个。平时其他女人来找东方彧的时候她怎么就没那么大反应,而且他们也不过只是看到两人抱在一起,又不是倒在床上。可能是危机感吧,毕竟纹身的主人回来了。哎,女人的心思。
  “小武,我是不是没希望了?他妈妈一点也不喜欢我。”
  这要让他怎么说?东方家是大家庭,家里有财有势,不能怪东方彧的妈妈对一个歌女有偏见。估计就连普通家庭的大人也不会希望自己儿子娶这么一个风尘女。更何况苏紫言在跟东方彧之前早已不是什么清白之身,大家都是逢场作戏,你情我愿罢了。唯一的差别是他们在一起久了,就算没有爱情,至少有点亲情。
  “紫言,你别想那么多了。其实你明白你和老大的关系,看开点吧。至少我和夏歌都会把你当朋友的。”
  “当初是她离开彧的!为什么是我要放弃?这不公平!”
  “可是你知道你在老大心里的位置,否则这么些年他不会有那么多女人。”
  金程武不是想刺激她,但她这种偏激的想法是不可取的。
  “小武,是不是连你也认定那个女的了?你们是不是全部都觉得她是理所当然应该做东方太太的?可是你们难道不明白,她不要彧!难道彧身边的那个人不应该是最爱他的吗?”
  “紫言你冷静点,现在根本就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
  其实金程武确实认为伊馨做东方夫人最合适不过了,他也相信东方家的两位长辈肯定也相当满意,否则不会再三嘱咐自己要安全把人家送回家。
  苏紫言站起身拿起皮包,脸上的妆早就哭花了。
  “我回去了。”
  “我送你。”
  “不用了。”
  说着掩面离开了办公室,直奔停车场。
  金程武很担心,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通知东方彧。现在伊馨回来了,所有人都希望他们能言归于好重新开始。当初伊馨离开的最大原因不过就是东方彧太风流,现在便不应该鼓励他和其他女人走太近。
  就在他犹豫不定的时候,东方彧电话来了。
  “小武,紫言回去了吗?”
  “她刚说要回家。”
  “你怎么不送她?”
  “可是她不让我送,一个人就跑了。”
  东方彧心里烦得很,女人事情就是多。
  “我们的台柱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就等着扣工资吧!”
  “老大!这可是你自己的风流账,不能记我的过啊。”
  “行了,我自己去看看。”
  说着就挂了电话。
  “喂!老大!”
  金程武摇头叹气,老大这回真是自作孽不可活。看来要和小馨重修旧好是来日方长了。
  苏紫言一回到家就直奔浴室,冲完澡就躺在床上发呆。哭干了眼泪,现在一双杏眼都肿成桃子了。她知道小武说得没错,但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梦竟然破碎得那么突然,那么轻易。一想到东方彧的妈妈看自己的眼神,她就好恨自己没能有个大学文凭,一份更上得了台面的工作,还有自己那个不富裕的家庭。那个馨呢?她不知道全名,因为所有人都叫她小馨。
  彧连酒吧的招牌都用了她的名字,几次想问却得不到更好的答案。彧不准别人总提起她。
  忽然听到客厅里有响声,随后房门被推开了,是东方彧,他有她家的钥匙。
  “怎么自己就跑回来了?为什么不让小武送你?”
  “你在意吗?”
  苏紫言声音很轻,语气中的指控也显得很无力。
  “好了,你别想那么多了。我很累,今晚在你这里休息。”
  东方彧径自走进浴室。冲在花撒下,闭上眼睛,眼前全是伊馨朦胧着双眼迎合他亲吻的画面。中邪了!这女人天生就是来克他的不成?伸手摸着胸口的纹身,仿佛刺在了心里,一阵阵难受。
  出来的时候苏紫言已经关了灯,他也没打算开,直接摸黑上了床。才刚躺下,一具光溜溜的身体就钻进他怀里。
  “彧……”
  东方彧没有推开她。女人的体香让他想起之前对伊馨的欲望,直觉就翻身压住了身边的人儿。
  在她的喘息和呻吟声中,他释放自己最原始的本能,在那一刻,脑中只有一个女人的脸孔。
  东方家的大宅里又满是严肃的气氛。
  “夏歌你说实话,是不是你哥故意带那个女人来的?”
  “妈,都说了你不信!是我以朋友的立场请紫言来的。”
  “你们一个个现在都不把我当回事儿。你明知道我不喜欢那个女人,你干吗请她?幸好人家伊小姐没看到,否则人家指不定怎么误会了。我跟你说,不准你帮着你哥乱来!”
  “妈!你别总说紫言是那个女人,不管她和哥是什么关系,至少她对我们都很好的,不信你可以问小武!”
  “酒吧女能有多好?现在你哥人呢?是不是又去找她了?他那么多年在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爱怎么搞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现在我要儿媳妇,他就不准在外面给我沾花粘草。”
  “紫言也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啊。”
  虽然东方夏歌嘴里是这么说,但心里就盼着老妈能有更大的反应。她巴不得妈妈整天催着老哥娶小馨呢,这样她的计划才能功德圆满啊。
  “你这孩子怎么——”
  “好啦!不要说了!”在旁边受听觉虐待的东方尉终于忍不住插话,“都几点了还为这种事情吵,你们累不累?统统上楼休息!这事儿等彧儿回来了再谈!”
  东方夏歌一听,连忙站起身,说:“那爸妈,我去睡觉啦!晚安!”
  孩子一上楼,宋宛茹忍不住嘀咕:“都是你,让他们由着性子乱来。”
  “孩子自己的婚姻大事自己会去安排,你操那么多心做什么。”
  “等你儿子把那个酒吧女娶回来,操心的就是你了!”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