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雨城的记忆

 

  唉,怎么说也六年了,生活圈子早已不同,已经没有曾经那些敌视我的人了。这六年我在和人对话这方面还是毫无长进,不善言辞,还是像以前和城羽说话那样没志气。
  城羽……城羽你在哪里呢?你还在这个城市里吗?我该去哪里找你?
  自从我跟着老师学画画之后就起了个笔名,既然我当初留了信翘家,要还是用杨雨澄根本不可能在外面混那么多年,早被爸妈押回岛上了。笔名是老师帮我起的,叫景雨,所有对外发表的作品都是用这个名字,而且我也从未在公开场合透露自己的身份,不知道的人都以为我只是画廊的工作人员,加上老师收我做学生也是未曾公开的事情。
  我晃到画廊的最右边,那里搭了一个临时的展览区,用的是童话的主题。这个展区是老师和裴大哥一起设计的,展览的是我的《雨城》。
  一组作品一共六张,统一的风格,统一的着色。每一幅画里都是一座下着小雨的童话城镇,用黑色钢笔勾勒,是我最善于表达的颜色。然而每一幅画里都有一道彩虹,是我以前总是梦想能看到的东西。这也是我这么些年来唯一可以在在不破坏画面美感的前提下着色。
  下着小雨的城市是可爱的,但更可爱的是那道充满幻想和希望的彩虹。这组《雨城》我用了自己和城羽的名字来命名,总觉得这画能把我们拉近,不管分离多久也终会重聚,就像雨后会有彩虹。
  “怎么了?哪里没弄好吗?”裴先生不知什么时候到了我身后,看样子该准备的都就绪了。
  “怎么会,你和老师一起弄的怎么会有问题。”要我对着他直接叫劭弘哥我还真有点不习惯,但还叫他裴先生又觉得过意不去。
  “你就放心吧,明天一定会顺利的。义卖情况好的话你就可以给那群孩子买很多礼物了。”
  没错,裴先生说的是怀恩堂里的那群小孩子,一直都是李家夫妇志愿照顾着,那里的神父提供住所。那家并不算是正规的孤儿院,因为规模太小,只算得上是个小收容所。我从医院跑出来之后也都多亏了他们收留才没沦落到睡大街,找到工作搬出来住之后我也不曾忘记他们的照顾,一有时间就会去看他们。
  但最近物价飞涨,以至于靠他们夫妇两个人和教友的贡献已经很难维持生计了,正巧碰上老师三年一次的慈善拍卖。这种拍卖会的受益方向来都是大型慈善机构,而我和老师商量了一下,如果我的作品能卖出的话就捐助给怀恩堂,老师一口答应了。
  这次用来拍卖的只有老师的作品,其余的都是挂在展厅等待中意的人选购,自从老师答应让我参展之后我就每天都好紧张,怕自己的画没人喜欢。
  虽然我很想顾及到在家等吃饭的老师,但很明显裴先生和小白果都没那个理会他的打算,硬是不由分说拉了我去吃旋转寿司。回到家的时候屋子里漆黑一片,可想而知老师等不到我们便不可能在家安分呆着,这时候都不知道上哪儿鬼混去了。
  “我说的吧,根本不用担心他,他肯定吃得比我们好。”小白果把外套挂上,换了拖鞋后去厨房倒了两杯水,给了我一杯。
  “谢谢。好啦,明天好忙的,我先洗澡睡了,你可记得抓老师去记者会啊,这次不能再让他落跑搞乌龙了。”没错,老师不喜欢记者会,十次起码被他逃掉八次,收拾残局的永远是可怜的小白果,裴先生还要大发雷霆。
  “我都没信心了,反正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我相信裴先生也快习以为常了吧。雨澄姐去休息吧。”
  道了晚安我便回房间洗澡,躺在床上我怎么也无法安心入睡,翻来翻去,满脑子都是明天拍卖会的幻想场面,设想各种别人对我作品的评价,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买回去。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到底是几点睡着的,只知道第二天早上是白果冲进来把我从被窝里挖出来的,照镜子发现自己竟然有两个可怕的黑眼圈。
  在我梳洗的时候白果已经走了,她必须早到,有很多事情等着她处理,不像我这个闲人,就算迟到了也完全不影响大局。
  虽说如此,我还是匆忙吃了早餐赶过去,就和小白果差了那么半小时出门就遇上了上班高峰,等我到那里的时候画廊已经开了,客人们正陆续进入,门口停了一长串的高级车辆。
  这次来的人很多,听说大部分都是社会名流,慈善事业永远都是成功人士趋之若鹜的显摆方式,不管是商人还是明星,有钱了都喜欢做善人,至于真假也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明白了。
  画廊的工作人员都各忙各的,裴先生招呼着一些有身份地位的人,小白果则在和记者周旋。我帮不上忙,只能混在客人里面瞎转悠,却始终不敢去看我展区里的情况。
  “雨澄!”裴先生放下身边的贵客,急匆匆朝我这边来,“你怎么来这么晚?再早点来你可就有大惊喜了。”
  “啥?”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句搞得一头雾水,但随即心跳禁无法抑制地加速,难道……
  他看着我,嘴角有难掩的喜悦,他是在为我高兴,眼中的意思一目了然。
  “真……真的?你是说?”我忍不住想听他亲口说。
  “嗯,我虽然不在场,不过听其他人说开场没多久就来了对年轻夫妻,看到你的画就当下决定全买下。钱已经收下,他们说明天会来取。”
  裴先生的话就像风暴一样在我内心卷起大浪,如若不是他平时为人严肃认真,我还真不敢相信他说的都是真的。
  卖掉了!而且才开场就卖掉了!
  “你看你嘴巴张张合合的,高兴得都说不出话了吧?要是我告诉你刚刚和我聊天的是几个儿童刊物负责人的话,你是不是就要跳起来了?你这次的作品反响很不错,他们想请你画故事书的插画,你可以考虑一下哦。”
  真的假的!画插画啊!我一直都想尝试的事情,但以前的一些投稿都被退回来了,可能这一行除了本身的才能外一样需要人缘。
  不过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的画已经卖掉了!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