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回家的孩子

 

  匆匆出门,我也没跟老师和小白果解释,他们没问,只是送我到门口,帮我拦了出租车。
  “老师,对不起,这几天我想回家一趟。回来我会跟你解释的。”上车前我才终于开口,满心抱歉。
  “没关系,你路上小心,有事随时和我们联系。”老师在关键时刻总那么善解人意。
  上了车我直接就到了码头。平日里来回岛上的班船都有固定时间,我到的时候前一班正好离开,而后一班还要等上两个小时。看到一旁的私人渔船,我犹豫了一下,便过去问船主是不是愿意搭我出海,他倒也爽快,给了五十块钱就同意了。
  我没有让他靠在平常船只出入的公用码头上,而是让他去以前城羽住过的那个大房子后面的小码头。
  “这位小姐啊,要不是知道这房子空置很多年了,我是绝对不会答应你要求的啦。这家人很有来头的,我可惹不起。”
  下了船,船主还不忘抱怨两句,只因一开始他不同意,但敌不过我再三要求才在这里停靠。所以他也不敢滞留太久,拿了钱就迅速离开了。
  这栋曾经成为传说的大房子依然如记忆中那样屹立在海边,几年来的台风和海浪都没能动摇它分毫。白色的墙,红色的屋顶,黑色雕花铁栏,还有大大的喷水池。每一扇窗的窗帘虽然都严实地拉着,但后屋平台上的花草还很新鲜,可见还是有人定期来打扫,就如同城羽来这里住之前一样,唯一不同的是,现在的我终于能看清它最真实的样子。原来它比我记忆中的更豪华漂亮。
  我走到屋后的落地窗前,一样拉着窗帘,没有丝毫缝隙,里面绝然不可能有人居住。沿着平台的楼梯走到沙滩上,那年夏天,陈小雅的尸体就是在这里被发现的。而如今这片海滩竟然那么平静,海风里除了咸味,本根嗅不到死亡的味道。
  这个时间通常是炊烟袅袅的时刻,大部分住户都已经回到家里,岛上唯一的学校下课好一会儿了,这会儿学生们大概一边等吃晚饭,一边和邻居的孩子玩闹吧。这就是岛上的生活,至少是我印象中的生活。
  这六年来岛上变化最大的可能就是学校,重建了教学楼,也添了不少现代化的教育设施,可见重视教育的风潮也吹向了这个偏僻的小岛。不过可幸的是学校格局没有做太大的调整,至少我毫不费力地就找到了以前的美术教室。
  教室意外地还和六年前差不太多,除了门窗墙壁等硬件翻新过,也就是添加了些新的石膏像。曾经那堵被刘俊用油漆涂鸦来捉弄我的墙壁焕然一新,洁白到看不出任何痕迹。墙上星零挂了几幅小作品,可能是在校生的吧。
  过去的记忆和真相就像粉刷过的墙壁那样,被一层层盖住,如今的我到底应该从何处去寻找蛛丝马迹?
  我的步子有些沉重,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暗了。
  家门口的小院子还是记忆中的摆设,爸爸那部旧到生锈的单车还停在那里,不知道他还有没有在用。这个我出生长大的房子如今看起来却是很陌生,就像是记忆里被泼了一盆水彩颜料,一样的轮廓,不同的感觉。
  能从院子里看到妈妈在做饭,爸爸在看新闻,他们的头发似乎变得灰白了,一定为我操了很多心吧。
  默默走到门前,深吸了好几口气,刚想要敲门,身后却来了个不速之客。
  “是谁?”
  我闻声转头,一眼就认出是隔壁的林阿姨,变化不大,就是腰围粗了不少。
  林阿姨眯着眼睛看了我好一会儿,才又问:“你是澄澄?”
  “林阿姨你好,好久不见。”我客气地回答。
  “真的是雨澄啊!我的老天爷!你这几年都到哪里去了啊?你知不知道担心死你爸爸妈妈了!”
  她的大嗓门真是一点都没变,反而更响亮了,在屋内的爸妈怎么可能听不见,一会儿门就开了。开门的是妈妈。
  “澄澄!”妈妈的声音有些颤抖,“你……你该不是——”她忽然一把抓住我把我拉进屋里,我猜她以为我又是来偷偷看她,怕我又跑了才那么着急留住我。
  “你还知道回来!不孝女!”爸爸还是坐在沙发上没有起身,也没有看我,气呼呼的环着胸。
  “爸……妈……”我叫得很小声。
  “你还认我这个爸?知道我们是你爸妈你就不会在医院一走了之!”爸爸还是很生气,完全没有熄火的意思。
  不过我还没来得及想好怎么回答,妈妈倒是先开口了:“你干什么你!孩子回来了你不高兴也就算了,凶什么凶!你难道就不想她回来?”说完了赶忙又看向我,眼底擒着泪,问:“你说说你这孩子,小时候不懂事离家出走也就算了,但你怎么能一走就那么多年呢?偶尔回来几次也不让妈妈看看你,你要是喜欢城里的生活妈妈不会拦着你的,但你要回来看看啊!真是的,吃饭了没?刚做好,一起吃。”
  妈妈拉我到饭桌前,也招呼林阿姨一起吃饭,又添了副碗筷。爸爸没说话,怒气冲冲关了电视,径自会房间,砰的一声把门甩上了。
  “别管他,他更年期脾气大,等会儿就好了。”妈妈一点也不在意,反倒是猛在我碗里添菜,“来来吃饭,正好你林阿姨今天也来,就多做了几个菜。”
  自从进医院后我就很少吃妈妈刚做好的菜了,加上之后离家出走,这饭菜的味道怀念到让我想哭。细看妈妈的脸,在我没有陪伴左右的这些年,竟然爬上了这么多细纹,连皮肤似乎也变得有些黯淡粗糙了。
  “妈妈,对不起。我……”放下碗筷,我用手不停抹流下的眼泪,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妈妈没说话,就是摸我的头,我知道她也哭了。
  “回来就好,一家子团团圆圆的,别哭了,我们吃饭。”一旁的林阿姨帮我们缓和气氛。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