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程氏的城池

 

  “什么?怎么可能?那么大一个企业怎么可能是他说要散就散的?”城羽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哎,其实孙少爷去国外读书的时候就已经在计划这事情了,他接手程氏是迟早的事情。原先因为你的关系他并没有打算那么早就实行,老爷子又突然病危,一切不过就是比他预期的早上几年罢了。”
  “你是说不管如何城羽最终都是会散掉程氏的?”我没想到他会做到这一步,原本我以为他最多就是离开,然后过自己的生活。看来他是真的相当痛恨这个家,想要连根毁掉。“如果这是他的最终目的,你想我帮你什么,我又能帮你什么?”
  “我想这个世界上能劝他的只有雨澄小姐你了。”老刘的语气里有少见的卑微与恳切。
  “但我和程家一点关系都没,我有什么立场,又有什么理由去劝他?你去拜托他的未婚妻不是更有可能成功吗?”我不知道自己这句话听起来是不是有酸味,反正事实就是如此,与其来找我这个外人,作为未婚妻的黎小姐说话不是更有分量。
  “雨澄小姐,你设想一下,像程氏这种规模的企业集团大大小小的产业,子公司等,牵涉有多广。如果程氏要散,会有多少相关行业受牵连,届时面临失业的员工可不是只有一两百个人,这是多么大的影响。我知道即便如此我还是没有充足的理由让你去劝孙少爷,但我希望雨澄小姐你能认真考虑一下。至于黎小姐的事情,我想还是应该让孙少爷自己跟你说明白,你一定能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也会知道为什么你是最能在孙少爷面前说上话的人了。”
  我看着老刘,揣摩他最后几句话的意思。难道就连城羽订婚也是另有隐情的?难道这是他爷爷给他安排的政治婚姻?如果真只是这样老刘直说不就好了,难道这又和陈小雅有关?
  虽然我现在从老刘这里知道了陈小雅的死因以及过去发生的事情,但还有太多疑问没有被解答。城羽会告诉我吗?
  “我要怎样才能见到他?”
  老刘终于笑了,说:“我来给雨澄小姐你安排。”
  我不知道自己贸然决定去找城羽是不是正确的选择,毕竟上次见面那么尴尬,特别是在我知道他为我做了那么多牺牲之后我还用那种态度对他,他一定生气了吧。可偏偏老刘迫不及待第二天就安排我去公司里找他,脑袋里一下子被灌输了那么多事情,还昏昏沉沉的我甚至连见面第一句台词都还没想好。
  “雨澄小姐,孙少爷在顶楼,电梯是直达的,我已经和上面的人打了招呼,等一下你直接去他办公室就好。”老刘送我到电梯前,意思是他不会上去了。
  程氏的规模光是看他们总公司的大楼就能有个概念了,说实话我还是头一次进这么大的公司,上次去的汽车代理子公司和这里根本就天差地别。要不是一路有老刘领着,这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掉在哪个角落不知自己身在何方了。而老刘在程氏的地位显而易见,不管他自己本身的行为有多谦逊,但凡公司上下的人见到他都是有礼地打招呼。而且位居顶层,老板眼皮子底下工作的员工也照样使唤得动,绝对是资深忠臣的典范。
  走进电梯,老刘帮我解了锁,需要特别的身份识别磁卡外加密码,搞得有点像中情局一样,就差没要求瞳孔和指纹比对了。
  本来我想六十多个楼层需要点时间,可以给我机会调整一下,结果那电梯飞得跟云霄车一样,显示楼层的数字是以十为单位向上跳着,我还没来得及数就听到“叮”一声,到了。
  电梯门唰地打开,展现在我眼前的是和想象中截然不同的景象。这里没有接待柜台,没有桌子椅子,有的是一整面玻璃墙,透过玻璃墙,整个城市的繁华尽收眼底。宽阔明亮的大厅中央有一个小型的喷水池,池里种了睡莲,玻璃墙给了这些娇贵的植物充分的阳光,加上精心培植,开得生动,暗香四溢。
  大厅的左边有两扇门,门边有名牌,有点远,我看不清名字,应该是高层人物的办公室吧。右边是一堵红木墙,隔开了大厅与另一边,没有门,绕过木墙就能走到另一头。我直觉城羽就在那堵墙的后面。深吸一口气,我豁出去了,准备再多也是浪费,面对城羽我就从来没能按自己的计划行事过。
  原来绕过木墙还不是办公室,但已经能看到里面,木墙里是一道玻璃墙以及两扇玻璃门。
  办公室很大,有两面墙都是大大的落地玻璃窗,显得比外面的大厅更宽敞明亮。我没多留意其它摆设,因为城羽就在里面,背对着我坐在办公桌上,面对着窗外的城市,有一种他一贯的不羁,但我竟然觉得他身处这样的环境格外和谐,仿佛他天生就该坐在这座大楼顶端的位置上一样。
  我伸手推门,没有锁。听见声音,城羽转过身,脸上有不悦,仿佛在警告来者不准私自踏进他的领域。但在和我对上视线后,那种不悦瞬间被意外所取代。
  他坐在阳光下看着我,没有说话,这样的他和我记忆中的样子重叠。果然他还是他,果然变的人是我,因为在他转身的那一霎那我就觉得自己体温急剧升高,连持续注视他都费尽了力气。
  我没救了。
  清清喉咙,脑子奋力运转,最后我还是只吐出了个“嗨”字。嗨个头啦!我真没出息!这场景和心情熟悉得就像我第一次在海边大堤上跟他搭讪一样。
  他挑挑眉,从喉咙深处逸出一声哼笑,原先的惊讶已经被懒洋洋无所谓的表情取代。连回想都用不着,我清楚明白这样的他心情一定很好,然后要准备看我笑话了。他故意什么都不说,让我自己道明来意,以及会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出现在这里的前因后果。
  好吧,第一战我输了,但我这是输在上次对他态度恶劣的愧疚感上,绝对不是我又要被他牵着鼻子走了。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