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19. 香香


  打开短消息,一句话简简单单,却让伊馨很是困扰。   见个面吧?我在你们学校外的林荫道上。   考虑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赴约。起身披了件厚外套,拿了钥匙和手机便出门了。   东方彧有点醉了,刚才去跟个客户谈生意,主管不胜酒力,只好他来顶,哪知道那个秃头胖子那么能喝,差点就被放倒了。醉意朦胧地,他不想开车,干脆就散步来了这里,他突然就想见见伊馨。   伊馨走到林荫道上的时候东方彧正靠着一棵树杆,听到枯叶断裂的声响,转头看她。这个时候大家都在为考试费心,平时人来人往的小道上,今晚只有他们两个。   东方彧今天有些不同,被风吹乱的头发早然没有了原来的造型。拉松的领带还有挂在肩头的西装,整个看起来就是一个堕落的贵公子。脸上的那抹笑容更是让人迷惑。   伊馨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停下脚步,裹了裹身上的外套。深秋的夜里,温度是可以很低的。就像现在,风一阵一阵地直往她不贴身的睡衣里灌,令她有一些瑟缩。而她这个样子让东方彧看了很是着迷。宽宽松松的睡衣外包裹着厚实的外套,看不出一点点曲线,除了可爱,完全没有性感可言。但夜风带动她一头乌黑的青丝,几辍在她脸庞拂动,剩下的,则在她脑后飘摆,妩媚得让人窒息。   “找我什么事?”   伊馨轻柔的声音仿佛飘散在风中的棉花絮,异常温柔。   东方彧站直身体,几步走到她面前,没有太靠近,只是微笑却不语,也没有更多的动作。   他这样的笑让伊馨有些不知如何思考,只能怔怔地看着他。靠得近了,空气里有她身上淡淡的馨香,东方彧忍不住伸出一手抚了抚伊馨的发丝。   “以后就叫你香香吧?”   伊馨莞尔,这样的东方彧叫她失了警戒心。闻到他身上的酒气,再借着路灯看看他范红的印堂,想他是有些醉了,问到:“喝酒了?”   “嗯,谈生意多喝了两杯。”   “那你还开车过来?”   东方彧很高兴她在担心自己的安全。   “我走过来的。”   伊馨暗暗倒吸一口气。是因为他醉了吗?竟然就这么走过来找她。   “怎么了?有事吗?”   “就是想来看看你。”   他回答得太过坦率,伊馨听了感觉脸颊有些微热。   “喝了酒吹风不好。我去路口帮你叫车,早点回去休息吧。”   东方彧摇摇头,很享受她难得的关心。   “再让我多看你一会儿。”   看他那一脸耍赖的表情,伊馨突然觉得站在自己眼前的根本就是一个大男孩。   “我明天早上很早的课。”   “那我送你回宿舍。”   说着想都不想就拉起她的手往女生宿舍楼走去。伊馨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被拉着上路,本想挣开,可是走了几步之后却喜欢上了现在的感觉。不管东方彧有多恶劣,至少现在,就现在,他还是很美好的。特别是自己已经被风吹凉的手在他的掌中贪婪地汲取温度。那暖意从指尖一路传达至心头,然后泛滥开来,驱走了夜风中的寒意。   两人一前一后,相牵踩着一地枯叶来到宿舍楼前。东方彧放松了手劲,伊馨也顺着将手滑出他的掌心,塞进外套口袋中,转身面对他。   “那你早点回去休息。”   “放心,我会找小武送我。”   听他这么说,伊馨也安心了。   “那我先上去了,晚安。”   “晚安,香香。”   虽然有点好笑,但伊馨却也没有讨厌他给她的新昵称。匆忙转身上楼,因为在那一瞬间,她竟然有抚摸他脸孔的冲动。知道这是不可取的,所以选择落荒而逃。今天东方彧除了牵了她的手,就没再做任何出轨的举动。伊馨心里不知是庆幸还是有些小失望,不能想象自己会有些期待他会再亲吻她。若东方彧都是像今晚这样对待自己的话,伊馨相信自己一定会沦陷的。   回到房间,还是漆黑一片,猜想艾芸今晚是不会回来了。这样也好,省了她费心解释的功夫。又躺在床上辗转,满脑子都是那个让她不知如何是好的男人。没想到自己可以如此轻易地在他面前丢盔弃甲,失去防备。   天!他到底是天使还是恶魔?   伊馨双手掩住面孔,清楚感受到手掌下的热度。   这夜的事情盘踞了她心头好些日子,而那个东方彧又没了音讯。他总是这样随心所欲,一点也不顾及别人的感受。或许那夜他只是无聊了,想找个人说说话而已。而自己就这么莫名其妙被打动了一回。   考试阶段一过,学生们都恢复了原来的娱乐活动,而庆幸的是,似乎没什么人再谈论她和东方彧的事情了。或许大家早就认定她被抛弃了吧。   这些天遇到过金程武几次,嘟囔着东方彧又手机关机,肯定又是在奋斗工作。伊馨听了心中宽慰些,至少知道他不是又在女人堆里折腾。其实她没有什么资格要求他不能风流,只能算是内心的一个期许罢了。   冬天彻底来临了,十二月中的天气已经不是微凉,而是有些寒冷了。今天的课不多,等音乐教室的人都离开后,伊馨独自坐在三角钢琴前,翻开琴盖,手指轻轻抚触琴键。随着修长的手指在象牙色琴键上跳跃,美妙的乐章也随之回响在偌大的教室里。   外面的操场上,一个外校的英俊帅哥正在询问本校学生。   “请问你知道伊馨在哪里吗?”   “我不确定耶,不过你可以去他们的音乐教室看看,说不定在那里上课。”   好心的同学为帅哥指了路,而这位消失了好几日的帅哥东方彧,则满面春风顺着方向朝音乐教室走去。   那天晚上之后,东方彧就被临时派去出差,走得匆忙,手机都忘了拿。离开的那几日真是让他焦急,因为他确信自己和伊馨是有发展的。才刚回来交了差,就赶来了他们学校。   站在音乐教室外,听到里面传出来的钢琴乐声,东方彧好奇地站到窗外探视。   是她!他可爱的香香!

#东方佳媳

Related Posts

See All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