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神鹰也伤了?

June 20, 2017

 

  金翅紫鸢?这两日虽然多事,但我还真想到过这鸢子,它都消失好些日子了。我原以为我遇到危险它就会出现,但这次非但没见到它,细细回想,自离开太子府以来就没见过了。
  我跟着小娟出去,心里揪得紧。帐外集结了一群人,有士兵也有宫女,围成一圈对着圈子中间指指点点。我拨开人群过去,而小娟则因为害怕躲得远远的。人群中间,我看到的是那只曾经器宇轩昂的紫鸢,正立在地上,蔫蔫的,爪上有着干固了的血迹。
  它受伤了!
  我连忙上前伸出手臂,它颤着腿想立到我身上,却抓不稳。我心一痛,将它抱入怀中往帐子那边去,入帐前我转头跟周围的人说:“若有懂医动物的麻烦替我请来,若没有便劳烦太医来看看。”
  进到帐内,我着急地想找个地方安顿紫鸢,素冉一边询问缘由,一边建议我用软垫放在桌上让紫鸢休息。
  “小娟?小娟呢?你怎么不进来?”我朝着帐外喊。这丫头,有必要怕紫鸢怕成这样吗?
  听到我唤她,小娟战战兢兢先探了个头进来,接着才掀开帐门。她还未靠近我们,只见那金翅紫鸢突然警觉地直起脑袋,晃晃悠悠站起来,扑着翅膀冲着小娟发狠,巴不得要冲上去抓她一样。小娟吓得跌坐在地上大哭起来,我一时也没了方寸,不明白这紫鸢怎得这么反常,只能极力安抚,不见效果,只能让小娟先出去。确定她离开后,紫鸢这才安静下来。
  我小心翼翼拨开它的羽毛检视,发现它左侧大腿上有一道两厘米长的血口。伤口并不新,周围的血迹都已经凝固,和羽毛粘在了一起。
  它是怎么受伤的?这样的神鹰在遇到我之前甚至是个神话,别人连见都没见过,更别提伤害它。加上它本身速度就快,翅膀上的金羽坚硬如钢,别人要伤它绝非易事。可惜了即便是神鹰也不懂说话,没办法告诉我们凶手是谁,我现在能做的只有是替它处理伤口。好在营中真有兽医,确信伤势不致命后便清洗包扎,紫鸢想也是累了,安顿好之后便伏在软垫上闭目休息。
  “姑娘怎么看这事?”素冉轻声问我。
  “不知道,总觉得很奇怪,又太巧合,我想不出有谁能轻易伤这紫鸢。”
  “鹰是我们北满的圣物,蓄意伤害神鹰那是大罪。虽然有传说这金翅紫鸢浑身是宝,但也从未有人捕捉甚至是杀害,我想就连当今圣上都不愿意这么做。今日之事,不得不去猜测是针对姑娘而来啊。”
  “素冉说得不错,今日之事必定追究。”说这话的是闻声而来的太子爷,看到桌上的紫鸢,脸色并不好。免了素冉的礼,他直接朝我过来,说:“父皇也已听说此事,相当震怒。你是紫鸢的主人,伤害紫鸢自然就是在伤害你,也是辱了曾因紫鸢赏赐你的父皇。这事情必须要查,加上之前陷害你和素冉的人,指不定是一伙的,定要全部揪出来,以振皇家威严。”

  一边说着,他已经站到我身后,忽然俯下身,伸手去抚摸紫鸢。鸢子一动不动,只是半睁了眼睛瞧了瞧,又闭上眼继续休息。它是真喜欢孔绍维的,否则不会这般毫无警惕地任人触摸。可这神鹰没反应不代表我能心境平和,夸张点说我现在就是座如针毡。
  他靠得太近了,再一俯身,下巴几乎要抵到我头顶,我甚至能感觉到他的气息拂绕在我耳畔。照以前我一定是先觉得抵触,然后避开,更甚的还有可能恶言相向。而现在的我脑子已经成了一桶糨糊,而且搅在一起的都是素冉之前说的话,以及过去所有和孔绍维相处的画面,以至于我僵在那儿完全没了行为能力。
  他喜欢我?他喜欢我?他喜欢我……他喜欢我!是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
  就在我脑子快要短路的时候,忽然脸颊上一凉。他的右手手背正贴在我脸颊上,蹙眉看着我,问:“怎么了?脸这么红?不舒服?”
  我吓得想要跳开,但整个人被他圈着,再怎么退也是在他怀里。他的手一向都是温热的,现在贴在我脸上却觉得凉,我的脸该是有多烫啊!
  “我……是……是不舒服……”我结结巴巴回答。
  他一听连忙转头朝着帐外喊太医,我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不一会儿太医便提着箱子进到帐里。由不得我拒绝,只能老老实实让他老人家给我把脉。
  这太医在那儿把了半天,又摸胡子又皱眉,搞得我这个明明没病的人都跟着着急起来。
  半晌,他终于开口了,一说就是一大堆我听不懂的话:“姑娘伤势初愈,自然是体虚了些,需要适当调补。我看姑娘面色红润,脉象微促,也许是这几日滋补过剩。姑娘体弱,应从药性温和的方子开始用起,不宜大补。”
  太医开了药方便离开了,趴在床上的素冉突然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真是难得,她这样的性子竟然都会忍不住,也罢,难得给她点笑料有助她恢复。
  只不过太子爷对于我们两人的默契完全就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在我们两人间来回看了两眼,倒也没追问,想必是猜到个几分,清了清嗓子走到我面前。
  “今日起就按着太医说的做,务必调理妥当了。后天我们就要离开附临前往洙阳,在附临的那些比试和活动你们都没看到,到了洙阳可不能再落下了,即便不参加,看看跟着热闹一番也是好的。从附临到洙阳需得两天,路上颠簸怕是对你们养伤不好,这两日好好在帐内呆着,雪凝膏继续用,都知道了吗?”
  既然他摆的是太子爷的命令式架子,那我自然跟着素冉,有样学样,恭恭敬敬,还略显夸张地点头称是,惹得他都忍不住笑了。
  “不过这次的事情是我疏忽了,没有把你们安顿妥当,今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素冉护主有功,想要什么赏赐尽管说。”
  “奴婢不求赏赐,连累的姑娘,奴婢理应受罚。只是今日又出了神鹰被伤之事,奴婢有些担心姑娘的处境。”素冉说的也正是我想说的,只是我连个眉目都没,根本不知道要从何查起。
  “这事情我定会为你们查清,他们以为毒死个宫女便可逍遥法外,我绝不姑息。平日里你们自己小心,不要擅自去查探,免生事端,做你们平日里该做的就好,其他的我会去做,明白吗?”
  最后那句话他是对着我说的,那眼神仿佛认定了我一定会去私下探察。或许几天前我还会顶回去,说我会做自己觉得对的事情,但现在的我已经没有资格这么说了。我的随心所欲害苦了素冉,也让自己受伤,全因为我不愿意,而且讨厌去依赖男人,依赖孔绍维。可现在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我没办法再直接开口拒绝他,甚至是有些期待他能保护我们,帮助我们。
  真是讨厌啊……素冉的一席话,突然就颠覆了我原本的情感,抑或……那些情感原本就一直存在,从认识元子臣开始就在?如今面对同一张脸,我只是在不停逃避?那我所在意的,究竟是元子臣,还是眼前的孔绍维?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